第三组广告
易优模板库
共展蓝图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> 首页 > 信息公开 > 党建工作
亚星中国红·红西凤2021“感动山西”十大人物评选候选人系列报道之程海...

人物名片

程海江

男,75岁,晋中市左权中学退休教师。母亲76岁那年患病瘫痪在床,之后,程海江30多年如一日在母亲身旁静心侍奉,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母亲至108岁寿终正寝。

2009年,程海江做了胃部肿瘤切除手术,尽管术后身体虚弱,但仍在母亲身边伺候。他认为“孝顺,不只是给予物质满足,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抚慰。”2021年上半年,程海江获评“山西好人”。

在今年央视热播的改编自中国当代作家梁晓声同名小说的电视剧《人世间》中,有这样一段引发热议的表述:自古以来,孝分两种——养口体、养心智。伺候在父母身边,照顾衣食住行是养口体;远走高飞有所成就,父母以此为荣是养心智。  

当众人还在探讨父母到底更倾向于哪一种孝时,晋中市左权县一位年过七旬的退休教师程海江,则用细心、精心和耐心,诠释了养口体和养心智可以兼而有之的孝行佳话:他好学不倦,潜心育人数十载,是左权中学英语教学的拓荒者之一,桃李芬芳受人敬重;他无微不至,几十年如一日,侍奉因病双腿瘫痪的母亲到108岁寿终正寝,孝心孝行传为美谈。  

5月26日,仲夏将至,山西晚报记者来到太行山深处的革命老区左权县,目之所及绿意葱茏,连绵群山蔚为壮观。午后,初见程海江,他眼神清澈笃定,慈眉善目中透着几分书卷之气,交谈时谦逊低调、温文尔雅。跟随他的脚步走进程家老宅,那些远去的时光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…… 

儿子会说“洋文” 母亲满是骄傲

程家老宅位于左权县城西关村,是一座坐北朝南的三进宅院。进入院内,老宅的沧桑跃然眼前:斑驳的墙面、风化了的木门木窗、门楣上花纹精美的木雕,依稀可见往日的气派。院内的上房,已有200多年的历史,程海江父母的大半辈子都在这里度过。屋内,充满年代气息的条几、太师椅以及枣红色镶有铜锁的箱柜、立柜等老物件,和那张满是岁月印痕的大土炕,都承载着程家几代人的梦。

  

程海江兄弟姐妹6人,他排行第四。母亲岂凤鱼,1913年出生在左权石匣乡管头村。由于家境贫寒,她13岁便来到石匣乡的程家庄村,成了程海江的父亲程文儒的童养媳。1937年,27岁的程文儒带着妻子和长女离开家乡,凭借着诚信朴实、勤劳节俭的家风家训,从走街串巷的挑货郎,一步一步在左权芹泉镇芹泉村开设了多间商铺,还因积极支持抗战成了太行山根据地极有名望的“红色商人”。  

1946年,程文儒举家迁进左权县城,购置了这座程家老宅。次年,程海江出生。“我娘性格好、没脾气,整天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’,从来不谈论那些家长里短,就是在家照顾我们,料理家务。”学生时代,程海江十分好学,1968年从平定师范毕业先后在当地粟城小学、中学任教。因工作勤恳成绩出众,他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,曾派到太谷师范进修英语。  

1980年,左权中学开设了英语课程,因具备一定基础,程海江调入该校任教。随后,为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,从广播里听英语讲座就成了他的日常。1984年,程海江考入山西大学外语系英语专业学习,毕业后一直是左权中学英语教学的骨干。彼时,每每提起程海江会说“洋文”,母亲满是骄傲。  

“我娘一直体弱多病,她家里的姐妹也都短寿,不到50岁就去世了。”程海江的妻子李先珍是他在平定师范的同学,两人成婚后,她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家侍奉二老。在她的印象中,婆母因腿疼50多岁就拄上拐了,“她手指关节也变形了,针都捏不住”。嫁入程家后,一家老小缝缝补补、洗洗涮涮的活,都是李先珍帮着婆母操持。 

像照顾“婴儿”一样精心细心

1989年,岂凤鱼觉得身体不适,儿女们个个心急如焚,带她去各大医院检查。但当时医疗条件有限,直到她不能站立行走时才确诊是骨结核病。“这个病很严重,大概半年时间,我娘就瘫痪在床一点都不能动了。”程海江说,当时医生建议手术,但程家人不想让年事已高的母亲承受手术之苦,便四处寻药。  

不久,程海江在吕梁找到了合适的药,但药价昂贵,他们夫妇每月的工资仅够维持3天的用量。“那个时候,全家人心思只有一个,就是不管有多难都不能断了我娘的药和营养。”那时,程海江的大哥、二姐、四弟都已在外安家,留在当地的大姐上了年纪、三弟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,因此日夜陪伴侍奉母亲的重任就落在了程海江夫妇身上。  

白天,李先珍照顾婆母的生活起居,每天都用温水给她擦洗,保持身上、床上的清洁、卫生,还专门做适合她口味的一些营养均衡的可口饭菜,闲下来的时候就为她按摩,一按就是个把小时。晚上,程海江下班后就陪在母亲身边侍奉,为了防止身上长褥疮,他每晚都要起来三四次给母亲翻身。由于长期休息不好,程海江多次在课堂上晕倒。  

程海江说,那时由于母亲生活不能自理,给她喂饭喂水喂药都要像照顾“婴儿”一样,用勺子慢慢喂。经过半年多的精心治疗和细心照顾,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。由于当时没有多功能医用床,之后母亲学翻身、学坐,都是程海江夫妇及家人,像教“婴儿”一样慢慢扶着她练习。“最难照顾的就是那个时候,大概用了3年时间,我娘就能自己坐起来了。”程海江说。  

之后的几十年,程家儿女每天都会推着母亲去晒太阳,这其中程海江陪伴的最多。“我娘一直都喜欢梳头,我们每天都会给她梳上好几次。因为经常梳头,我娘过了100岁头发都没有白,还很软。”程海江说,母亲小时候缠过脚,晚年的时候脚指甲不及时清理就会扎进肉里,所以每周都会修一次。  

但是修脚并不轻松,由于母亲的脚指甲比较厚,每次修之前都要泡半个小时脚,“修脚得在白天太阳好的时候修,晚上灯光有些暗。为了不让泡脚的水凉了,我们每过上一会儿就得慢慢添些热水。”在长期陪伴中,程海江照顾母亲一直是这样精心、细心。可即便如此,他还是常常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,“如果能早点查出病情,也许我娘就不用受那么多罪了……”。

古稀之年喊“娘” 有回应就是幸福

2004年,程文儒仙逝,享年94岁。同年,因母亲离不开人,快到退休年龄的程海江便向组织申请提前离岗,陪伴母亲。此后,程海江几乎日日陪在母亲身边,而母亲对他也甚是依赖。

  

因长期卧床,母亲时常便秘,有时一连四五天都不排便。轻的时候挤支开塞露,程海江就在一旁陪着,有时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。严重时,他就戴上口罩、橡胶手套,一点一点慢慢帮母亲抠便,有时还会溅上一身。每到这个时候,母亲总会难为情,程海江就立即安慰:“没事没事,这都是孩子应该做的,洗洗就好。” 

在生活上无微不至侍奉母亲的同时,程海江的孝还体现在细微之处的精神慰藉。“一个眼神、一个表情,我就知道我娘需要什么,心情如何。”不管什么时候,程海江从不向母亲大声说话,总是一种谦和的态度、一脸悦色的笑容,甚至母亲有时像小孩子一样,提出一些无理、近乎苛刻的要求,他都是想方设法让母亲满意。  

为了照顾母亲,山西大学、平定师范的多次同学聚会,程海江从未参加。“同学们知情后非常理解,还来左权看望过我娘。”虽有遗憾,但程海江觉得,比起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痛苦,他在古稀之年喊一声“娘”仍有回应,这就是莫大的幸福。  

或许是因为过于劳心劳累的缘故,2009年,程海江得了场大病,在省城太原做了胃部肿瘤切除手术。术后,因化疗副作用大,程海江时常呕吐,为了不让母亲担心,程海江在母亲面前仍是面带微笑,细心服侍。  

“我奶奶直到临终时,思维都非常清晰,记性也好,几十年没见的人一口就能叫上名字。”程海江的儿子程振华说,因为大家常与奶奶聊天,她颇有“秀才不出门,全知天下事”的意思。因为喜欢看戏,每当左权县城最高处祝融公园搭台唱戏,孙儿程振华就会背着奶奶去现场观看。每到此时,周围的人都会投来羡慕的目光。  

2021年8月4日,这位左权年纪最大的百岁老人岂凤鱼寿终,享年108岁。“奶奶去世后,一下感觉父亲老了。”现在,程振华将父母接回了自己家中照顾,但程海江每天仍会到老宅看一看。  

“程海江老人的孝心孝行为全社会树立了孝老爱亲的良好典型,不仅是优良家风传承弘扬的楷模,更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兵。”左权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魏李军说,左权将持续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,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为实现“清凉夏都、红色左权、转型高地、太行强县”奋斗目标提供精神动力和道德支撑。

记者手记  

这12个字诠释了“孝”的含意

“羊有跪乳之恩,鸦有反哺之义”。山西晚报记者采访时,程海江多次表示,“父母把我们从小拉扯大,作为儿女孝敬父母,这都是自己应该做的事情,没什么值得夸耀的。”  

经过采访得知,程家是个家庭和睦的大家庭,大大小小70余人,从没有因为孝敬老人而互相推诿,大家都在尽自己所能细心侍奉。在流逝的时光中,程文儒、岂凤鱼二老吃苦耐劳、勤勤恳恳、无怨无悔、默默奉献的美德,早已成为程家上下代代相传的家风家训。  

提起二老长寿的原因,程海江认为,离不开“精神愉悦、家庭和睦、子孙孝顺”这12个字。的确,程家上下人人有爱,有父母关爱、兄妹友爱、夫妻挚爱、儿女敬爱,且能体谅、尊重父辈的心情,让他们顺着内心生活,也就在不知不觉中诠释了“孝”字的含意。  

而这,也是最好的孝顺。

采写: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张杨编辑: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 张婉

转载需注明出处

戳下方“分享”或“在看”按钮

 您的关注将推动公益的进步